实地的“黑马”梦
【字体:
实地的“黑马”梦
时间:1970-01-01 08: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2月19日,在大家纷纷开工迎接新一年的工作时,实地地产被爆13名高管集体辞职。副董事长兼总裁刘森峰、执行总裁兼CFO李斌、副董事长兼联席总裁罗剑威、副总裁兼成渝区域总裁张炜、资金副总裁刘军、营销副总张羽晴、人力行政副总裁樊全文等均在辞职之列。

  2月21日发布澄清声明表示,“对一个快速成长中的企业,人员进出实属正常。”报道涉及的前员工是在去年不同时间点离职,并非文中所称春节后集中离职,此外大部分人员是被公司劝退,仅有两人是因个人原因辞职。

  据悉,去年8月加入实地的原鸿坤地产营销部总经理张雨晴才任职几月就选择离职,主要原因为不适应公司的做事风格。另据报道,多名接近实地的人员透露,实地总经理级别的流动很大,高管被劝退的主要原因多是业绩不达标。

  这阵容,这数量,这人事变动,再加上实地在地产行业本身就是有些另类的存在,如今曝出高管集体离职,不惹人关注是不可能的。

  之所以称实地地产是地产行业中的科技感公司,是因为,这些年实地给业界留下的印象,是,地产二代创立的企业,披着房产的外衣,想玩的却是科技,目标是,“地产界的苹果”和“千亿销售额”,人员流动不一般,且特别费职业经理人地金网。

  截至目前,实地的规模只能算是中小型房企,业绩也只能说是。根据克而瑞的排名,2020年全口径销售额257.4亿元,位列行业100名,较之前有所进步。2017-2019年,实地地产销售额分别为201.1亿元、158亿元和119.6亿元。分别排名地产行业第89位、第122位、第153位。

  “始于地产而不止于地产”,是实地地产一直强调的科技地产属性,因此,实地也特别致力于打造智能社区。此前,实地地产对外宣传“基于自研自建的智慧人居生态系统,2020年实现落地了首个OT智能社区,真正实现万物互联、物物对话及服务体验的跨场景协同。”不过,券商分析师则认为,与真正的智能化还有很大的距离,并非实至名归。

  除了前有前员工知乎吐槽实地“没人性、各种惩罚且在实地赚的钱真不够医药费”之外,实地的企业文化也是饱受诟病。

  “一个被富力原班人马绑架的公司,公司没有规章制度,赏罚不明,动不动就5000起步。领导都是靠骂人和贬低别人来维护自己的形象”;“公司企业文化:推诿扯皮玩忽悠、以及伟大的成本至上论,整个公司的制度就是没有制度。不对,应该有一条就是只罚不赏”;“充满了随意性的领导调动,没有用心做产品的人,都是奔着钱去的。”

  大家都知道的,与其听人说,不如看人做。网络上的各式吐槽,多少带着个人情绪发泄,不免有失偏颇。但,职业经理人的陆续离职,其中不乏业内的明星经理人,就不免引得看客在心中下结论了。

  2017年,喜欢科技并给实地地产定位为“科技地产”的实地创始人张量,聘请了互联网行业重量级人物、前百度副总裁、被称为“百度太子”的李明远担任实地地产总裁一职,希望能给实地带来真正的科技属性。

  作为百度历史上最为年轻的副总裁,李明远擅长互联网金融创新。然而,在外界等待李明远给实地带来巨大变化的翘首期盼中,却听到了李明远离开实地的消息,从入职到离职,不足一年。

  再来看看此次涉及到行政、财务、营销、投资、区域等各个业务口,涵盖了总裁、执行总裁、CFO、人力行政副总,中心总经理、区域总经理等职位的集体离职人员名单。其中:

  副董事长兼总裁刘森峰,出生碧桂园,因创造“一天一个亿”的佳绩获得亿元年终奖而被称为“亿元打工皇帝”的明星职业经理人,2019年10月加盟实地,三名执行董事之一,入职实地不足一年即离职自主创业。另外,当时因李明远的入职,实地也是爆发过一次超十名总经理级别以上的员工离职潮。

  执行总裁兼CFO李斌的离职,也令人意外,他被称为是张量的副手,曾被外界认为是总裁的热门人选,原泰禾CFO,也曾在龙湖、鸿坤、华夏幸福等房企有过融投资和财务方面的工作经历,2019年4月加入实地任执行总裁兼CFO,负责融资、财务板块,在实地上市准备的过程中充当了重要角色。

  副董事长兼联席总裁罗剑威的主动离职,更是令人意外。他是实地的老人,业绩也是有目共睹的。他曾效力过万科、远景能源,在实地担任集团副董事长兼联席总裁,分管集团总裁办公室、人力、行政、战略投资中心、数字化中心、客户关系中心、智慧城市中心等;其中负责的科技地产板块,亦是实地战略性押注的领域。

  资金副总裁刘军,于2020年3月入职,原为中海系副总裁;营销副总张羽晴系龙湖出生,2020年10月刚刚入职,为自动离职

  对于实地“大部分人员是被公司劝退”的说法,业内人更愿意将之解读为他们被开除了。www.99649.com

  这样一群久经沙场且早已功成名就的职业经理人,全部折戟实地?!不奇怪吗?!

  另外,此时正是实地冲击IPO的关键时刻,还能有心思来一次管理层的大换血,实地是有什么打算吗?!

  实地于2020年5月20日向香港联交所递交了招股说明书。当然,现在这份招股说明书已经失效了。但,这份招股说明书,也还是可以解释一下高管为啥频频离职。

  因寻求IPO而不得不公开财务数据的实地,终于摆脱二代光环、父辈庇护暴露在业内的审视中:杠杆极高,非常缺钱,资金困境,一览无余。业内人更是表示,见过缺钱的,没见过这么缺钱的。

  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实地地产的借款总额分别为119.82亿元、117.71亿元、126.57亿元。2017年-2019年,实地集团的净负债率分别达到3809%、533%和225%。降幅虽然明显,但远远超出行业70-100%的安全线。

  此外,实地的净利润、现金流同样不乐观。2019年,实地地产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3亿元,同比下降11.6%,净利润率为9.1%,同比下降4%。

  因为没钱,实地自然也是借不到便宜的钱。招股书提到,2020年实地的信托融资及其他非银行融资,占了公司借款总额比例接近一半。这些借款中,利率均超10%,最高的达到24%。在2019年,实地的借款成本总额达到了21.73亿元,约占当年营业收入的26.11%,这直接让实地的净利率大幅下滑至10%以下。

  在融资新规“三条红线”之下,银行信贷收紧,资本市场对于中小房企的态度越来越冷淡。“黑马”难再现!

  现在的实地,还要面对如何稳定管理层、如何实现智慧社区的盈利,再加之拓展融资渠道、增加现金流、提升规模、冲击IPO等诸多任务,实地实难啊

  诚如实地官网首页图所示,“未来 就在眼前”。走好眼前的每一步路,做好眼前的每一件事,更好的实地,也是不远。

(责任编辑:admin)